防控登革热疫情,重在灭蚊

2014年6月,广州首次出现本地感染登革热病例,9月之后,其本地感染登革热的病例数“爆发” 式增长,全市每个区(县市)都已出现登革热病例。且城镇地区一旦出现疫情,随后病例数增长势头很猛。截至目前,2014年的登革热发病已是近十余年来的最高峰年份,防控 登革热疫情形势严峻。广东省卫计委2014年10月6日通报,截至当天零时,该省2014年共有20个地级市累计报告登革热临床诊断和实验室确诊病例21527例,已造成 6人死亡,其中广州5例,佛山1例。作为该次登革热疫情的重灾区,广州市已报告18192例病例,佛山和中山紧排其后,分别为1997例和315例。 登革热是登革热病毒引起、由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作为传播媒介的急性虫媒传染病。我国广东、海南、广西、台湾和东南亚为高发地区,5月~11 月最为流行,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爱在净水中产卵,因而饮用生水的人容易被传染登革热,这种病发作起来关节处痛如骨碎,又叫“碎骨热”。临床上把登革热分为 轻型、典型和重型。轻型登革热并不可怕,但重型登革热却是一个恐怖的杀手,病死率达90% 以上。登革热的前期症状和感冒相似,通常起病急骤,发热、头痛,同时伴有背部、骨、肌肉及关节痛,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和便秘等,3~5 天就开始出现皮疹,颜面潮红、结膜充血及浅表淋巴结肿大。如早期病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就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出血症状。重型登革热可在上述表现基础上突然加重,出现脑膜炎、中枢性呼吸衰竭出血性休克等征象。 伊蚊吸吮病人血液后病毒即在蚊体内的唾液腺及神经细胞中大量复制,经过8~12 天后蚊子就具有了传播登革热的能力。伊蚊有白天吸血的习惯。它们在叮咬人体时通常一边吸血,一边把自己的唾液注入人体内,登革热病毒也随之注入人的体内。人感染登革热病毒后可表现为无症状隐性感染、非重症感染及重症感染。隐性感染者、登革热患者 (潜伏期或发病后)又可作为传染源感染更多的健康人。 蚊虫的媒介效能决定了蚊虫感染和传播登革的能力,其受到气象因素的影响, 气温、相对湿度、降雨量等气象条件会直接影响伊岐的生长、繁殖、盯咬活动及病毒在蚊体内的复制。有研究发现广州市登革的流行与滞后零到一阶月平均相对湿度、滞后一阶的月平均最低温度呈正相关;而和当月的月平均风速、平均温度及滞后两阶的月累计降雨量呈负相关。一项在瓜德罗普岛 (法属西印度群岛)研究同样证明登革的发病率与滞后7周的相对湿度、滞后5 周的最低气温呈正相关。一项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的纵向调查研究表明在气象因素中仅有相对湿度和温度对传播伊蚊的密度有影响。 伊蚊感染登革热病毒后不但可终生携带和传播病毒,并可经卵将病毒传给后代,通过蚊卵带病毒过冬,使登革热不断发生。登革热不会直接经过呼吸道、消化道或直接接触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无论在登革热流行地区长期居住还是短期逗留,都有可能被携带登革病毒的蚊虫叮咬而患上登革热。目前,全世界还没有疫苗能够有效预防登革热,因此预防登革热的主要方法是灭蚊、防蚊。